当前位置:主页 > 团队案例 >

向日葵团队手册业内吐槽中国高铁“出海”语言成短板-曾把刮雨器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09-11 15:06】 【作者:向日葵团队推荐】 【阅读:
向日葵团队手册业内吐槽中国高铁“出海”语言成短板-曾把刮雨器向日葵团队推荐 业内吐槽中国高铁“出海”语言成短板:曾把刮雨器译成抹布 2014年12月4日,南车株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清和与南非Transnet负责人签署铁路装备合作协议。  高铁出海是国家实力的竞争,也是市场营销的比拼  尽管高铁出海已成举国共识,中国却至今没有一套完整的英文版中国高铁标准规范,各家企业“出海”均是自行翻译,无所依从。  12月4日,中国轨道交通产业国际化(俗称“高铁出海”)又下一城。  当天,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南非总统祖马共同见证下,中国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车株机”)董事长周清和与南非国有运输集团首席执行官布莱恩·默勒费在北京签署轨道交通装备合作协议备忘录。  根据协议,双方将在南非共同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制造、供应并维护南非和非洲其他地区主要的铁路设备部件。新华社报道,南非正筹建全球最大的铁路项目之一,该协议将有助中国南车在该国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2014年,从中国企业在海外承建的第一个高铁项目——土耳其安伊高铁通车运营,到墨西哥高铁项目的中标与废标事件,再到首次出口世界米轨线路上的最高速动车组,中国高铁已经走向海外。然而,这只是一小步,未来的大发展仍需克服不少障碍。  “高铁出海”靠价格战是一种误解  11月30日,南车株机向马来西亚出口了米轨铁路上以160公里/小时运营的动车组,是中国第一次出口米轨动车组,业界将其形容为米轨上的“高铁”。  中国工程院院士、南车株机专家委员会主任刘友梅解释,全球铁路轨道共分为宽轨(1.524m)、标准轨(1.435m)与米轨(1m)等三种制式,中国全部采用标准轨,东南亚地区建有米轨交通网络。从技术上讲,时速160公里是世界米轨线路上的最高运营速度,“有点像人走钢丝,火车轨道越窄,平稳性要求越高,设计与制造的技术难度越高。”刘友梅认为,马来西亚米轨动车组项目集中展现了中国企业的海外竞争优势。  其实,积极地进行自主创新后,技术方面,中国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知识产权不再是中国轨道交通装备走出去的主要制约。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统计,目前,中国在高铁的核心技术领域,已在国内外提交专利申请超过1000件,并通过专利许可、交叉许可等方式,打造了产品“走出去”的基础。  刘友梅指出,“从和谐号CRH1型电力动车组直到CRH6动车组,我们都受到知识产权的制约,不能出口,直到和谐号CRH380A,我们完全的自主创新设计出现,走出去才有了可能。美国知识产权局的专家到南车株机来,仔仔细细地审核每一个细节,技术和装备全都是我们中国自己的,已经不存在知识产权上的瑕疵。”  “从1999年下线的我国第一台200千米/小时交流传动高速动车组‘大白鲨’,到后来的‘蓝箭’、‘中原之星’、‘中华之星’等在国内外使用的动车组,我们已经掌握了系统集成、交流传动、网络控制、转向架、制动系统等核心技术。”谈到这里,76岁的刘友梅颇有些兴奋。  南车株机分管海外市场的副总经理张旻宇介绍,今年6月,在技术标准最为严苛的欧洲,南车株机也成功竞标马其顿动车组项目。  除核心技术外,快速响应的交货期是中国高铁竞争海外市场的另一大优势。  一列动车组有上万个零部件,研制生产周期长而且工序复杂,因此,除了南车株机自身的研发与制造能力,周清和也极其看重周边产业的配套建设。  目前,株洲田心高科技工业园已经集聚了中国乃至世界最为完善向日葵团队的轨道交通装备制造集群,南车株机周边3公里范围内就可满足从牵引传动、网络控制到电机、变压器等核心零部件的产业配套。  “项目研制过程中一出现问题,半个小时就能把相关的专家都请过来诊断、开方。”周清和说。  “我们与竞争对手庞巴迪共同中标的一个项目,不论是合同金额还是中标价格,都略高于对方。”张旻宇提高声音说:“在国际市场,价格战一去不复返了。”  国际化认知度是短板  虽然高铁已经走出国门,但国际化认知度仍是其开拓海外市场的短板。  12月10日,中国南车副总裁徐宗祥在“第十四届中国经济论坛”上表示,中国高铁的形象虽然已经起来了,但仍需在国际化认知方面努力做好。  “南北车合并后就是全球最大的高铁企业,但是进入发达国家仍然存在障碍,那里是阿尔斯通、庞巴迪、西门子等老牌企业的老家,发达国家更愿意用成熟品牌。”南车株机海外营销中心经理许波称,发达国家对品牌形象的要求更高,标准认证等壁垒也更高。  而在发展中国家,中国高铁也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  9月10日,南车株机获签印度孟买3亿元地铁车辆及维保服务订单。“这个单很难,”张旻宇感慨道,“印度人有句谚语‘孟买再不努力就被上海赶上了’,这句话代表了印度对中国与中国产品的印象,就算我们的技术更好,性价比更高,印度也更愿意采用别的产品,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许波认为,“轨道交通产业与普通产品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的客户全是政府,实际上,不光是产品的竞争,背后还有国家实力与国家形象的竞争。能不能中标一个项目,能不能在一个市场站稳脚跟,不完全是一家企业能决定的。”  事实上,“高铁出海”更容易在国家认可度高的区域获得发展,这也是国内企业的选择。周清和表示,南车株机海外业务自2010年快速发展,重点在南亚、非洲、南美、东南亚和土耳其市场,今年签订的合同金额已经超过190亿元,达到了历史新高”。12/2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