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团队新闻 >

向日葵团队手册新新闻》被齐柏林‘看见’污染 日月光却胜诉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09-22 11:39】 【作者:向日葵团队推荐】 【阅读:
新新闻》被齐柏林‘看见’污染 日月光却胜诉 2013年日月光排废水污染后劲溪,引发环保团体抗议。(柯承惠摄) 打了近四年官司的日月光半导体K七厂涉嫌排放废水污染后劲溪一案,被导演齐柏林‘看见’污染的日月光,在司法上一路赢到底,但实质上却付出惨烈‘代价’。修正过后的《水污染防治法》,强化刑责与罚则的所谓‘日月光条款’,将永远让人记得后劲溪;日月光‘痛并热烈着’参与公益、重建形象,却被高雄市议员称为‘赎罪捐款’。到底是谁输了?‘输掉的是公信力。’水资源保育联盟学术召集人兼发言人陈椒华,总结她的看法。最高行政法院判返还罚款陈椒华所指的公信力,着眼在高雄市环保局举证不被法院采信,监测及检验的公信力不足。‘日月光这个案例,不管现在证明是当初错用了法规,还是举证不足,抑或是检测、监测人力不足,上至环保署下至各县市环保局,都要加油并思考,习惯发包委由环保顾问公司来协助,是否真的有公信力?’陈椒华语重心长地说。日月光在二○一三年十月因排放废水,遭高市环保局裁罚一亿二○一万元,日月光提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罚单,并返还罚锾;最高行政法院于今年六月八日判环保局应返还一亿多罚款。‘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做法,但大方向将朝修正后的《水污染防治法》来进行。’高雄市环保局副局长张瑞珲重申,将针对最高行政法院判决理由,对日月光在发现污染情况后,该停工未停工,以及其工厂废水处理功能不足,延伸超排放所产生的积极商业利益,重新计算裁罚。高雄市政府发言人、新闻局长丁允恭也说,最高行政法院判决,要高市府返还给日月光一亿余的行政罚款,‘这只是行政法向日葵团队手册院和我们的见解不同,但并不等于司法单位认定日月光没有违法。’当时的环保局长陈金德,也认为日月光违法。日月光老板第一时间指全案是一偶发意外,遭陈金德斥责:‘简直是胡扯!’他亲自带队到日月光K七厂,看到日月光副总还在据理力争,陈金德不假辞色地回说:‘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辩解。’之后二审日月光竟然逆转胜时,陈金德就更不客气,痛斥:‘法律比较保护污染者,而没有保护环境。’市府立场严峻,迫使日月光改善张瑞珲向日葵团队分析说,其实之前就查到不少日月光违法排放的证据,但最后都是裁罚了事,而且那时候水污法尚未修正,罚则很轻,环保署也认为,用水污法来办这种案子,成功率不高。一直到陈金德上任才认为,只罚款不能解决问题。‘他下令承办的土水科(土壤及水污染防治科)全员出动,先后去了两趟日月光搜证,确认有违法情事,十月一日才由陈局长带队积极处理。’就在陈金德带队冲进日月光的二十二天之后,齐柏林带着他拍的《看见台湾》,到高雄来举办首映会。高雄市长陈菊当天向在场人士宣布,要将《看见台湾》纳入高市中小学课程教材,购买永久公播权,让全市近五百所学校的师生,永远都能使用这份教材。陈金德除带队抓日月光违法排废水外,随后他更勒令日月光K七厂停工。同仇敌忾的还有高雄市民进党籍市议员,他们声称,日月光承诺要捐三十亿元是‘赎罪捐款’,要用在后劲溪及高雄市,不要左手拿给右手虚晃一招。日月光面对市府严峻的立场,开始有计画展开诸多改善关系的动作。二○一四年八月高雄气爆发生后,日月光捐款一千五百万元。十二月中旬,日月光停工近一年,高雄市环保局正式发出公文,指历经处理流程检讨、试车及委员多次审查,确认废水处理流程已完全改善,同意日月光复工。议员口中所称的日月光‘赎罪捐款’,在K七厂复工后,陆续出现在高雄市政府举办的各项活动当中,诸如跨年晚会、全球港湾城市论坛、登革热防治宣导、图书典藏计画、草地音乐会、环保主题剧场等,都可见到日月光文教基金会赞助的身影。公信力不是用钱可以买的对于日月光的赎罪捐款,环保局官员说,环保局没有拿补助款,主要是陈金德坚持,觉得‘立场上说不过去’。新闻局长丁允恭则说,日月光赞助的情事都是公开透明,业者基于形象重建,自发回馈于社会,市府乐见其成。相关局处也回应称,日月光赞助他们活动的经费,约五百万元。日月光大做公关之余,也致力改善自己的排放设备。环保局近日发布新闻稿指出,‘日月光因本案停工而设置中水回水厂,回收处理所属K五、K七、K十一厂之放流水,由未回收前每日排放水量一五八九五吨减少至回收后排放水量六向日葵团队二一一吨,亦自行承诺降低放流水质标准。’日月光花再多钱改善设备、经营政商关系,跟其商业利益比起来,都只是九牛一毛。但台湾人民对公信力失去的信心,恐怕不是花钱就能再找回来的。?更多内容请看新新闻?购买本期新新闻?加新新闻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