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团队新闻 >

向日葵团队手册向日葵团队推荐周志杰观点:民国是资产或包袱?蓝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09-25 12:12】 【作者:向日葵团队手册】 【阅读:
周志杰观点:民国是资产或包袱?蓝营的危机与重生 中华民国是台湾的资产,也是国民党重生的契机。(资料照/颜麟宇摄) (本文共同作者高思博)绿营的窘境与蓝营的生机近来,民进党内可能挑战蔡英文连任的赖清德抛出‘亲中爱台’言论,府方及绿营各地诸侯更加码诠释,加上柯P表态两岸一家亲而得以续办双城论坛等等,凸显了泛绿营两岸论述的空洞与投机,亦更证明绿营在历经参与WHA铩羽、新南向难施展、台巴断交后已体认到,两岸关系的持续冷却及恶化,是阻碍绿营执政且是台湾今后发展不可承受之重。其中,台巴断交显示了深远寓意,更为蓝营苦守中华民国宪法的两岸定位及论述,提供了洗刷冤屈的重生契机。 ‘民国’法理与‘台湾’存续的相依性台巴断交和绿营随后的反应让众人惊觉与警醒:断交事件预见了持续小英式?维持现状’的两岸路线将导致?中华民国?和?台湾?一并被葬送,也更证明民国向日葵团队分析史观与法理是台湾及其人民赖以存续而无法摒弃的唯一载体。台巴断交表面上弱化的是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戕害的却是中华民国的国际人格。我国与巴拿马邦交长达107年,可追溯至1912年民国建立时继承大清与巴拿马的领事关系,并于1949年后在台湾延续邦谊。这证明中华民国自1912年起具有的国际法人地位延续至今。相反地向日葵团队分析,对岸与巴国建交意味?共和国?向完全继承?民国?的?中国代表权?又迈进一步。其实,从近来中巴建交及中越联合公报的内容皆强调不与台湾发展任何官方关系,加上冠以?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多个驻外代表处亦被要求更名,反映大陆对不承认九二共识的‘英式现状’已明确定性为?华独?,任何挂着中华民国外衣的涉外作为皆属变相台独。两岸的涉外互动已从善意休兵正式倒退至零和对抗的局面。这显示‘英式现状’不仅导致对岸围堵台湾的国际空间,更可能一并终结中华民国的国际法人地位。至于其他绿营领袖们自认的‘出路’,也令人感到错愕。吕秀莲、辜宽敏和游锡堃宣称当中华民国消失时,以台湾为名参与国际社会或建立台湾国的机会反而更大。在冷战两极对立时代,即便漠视中华民国的庇荫,台湾还有地位未定论及美日托管论可供遐想。但自1971年联合国易帜、1979年中美建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随大陆国际政经地位的稳定提升,几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知共识。因此,若拒绝继受自1912年从大陆而来的中华民国法理载体,将?中华民国’视为累赘与包袱,则台湾不但没有在‘中国领土说’以外创设新国际法人地位的空间,反而将使国际社会毫无选择地将台湾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省。包括前副总统吕秀莲在内的独派人士认为,中华民国消失时,以台湾为名参与国际社会或建立台湾国的机会反而更大,让人错愕。。(颜麟宇摄)正因为当前台澎金马住民能享有的国际人格,完全仰赖及继受1912以来的中华民国国际法人地位,所以唯有民国的史观、法理及体制在台澎金马的延续,方能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起对中华民国的政府继承并未完成,中华民国依然存在于世上,治权涵盖台澎金马。唯有连结国际法人地位自1912年持续至今的?中华民国’,方是台澎金马2300万人能够以有别于对岸且无法为对岸所否定的法理身分,而在现实世界中被识别的唯一载体。此处或许会有理想主义者认为,沿用1912年的中华民国身分与台湾的政治现实距离遥远,何不诉诸在地民众的民主实践来重新创造法理身分,不仅符向日葵团队手册合民族自决的普世价值,民主成就亦将能获得国际社会广泛认同。然而台巴断交的现实,却再度彰显上述‘民主承认论’的脆弱。坦言之,国际条约与规范从未言明‘民族’的定义与‘承认’的义务,国际关系史更从未肯定在地‘民主’实践与国际承认的必然关连。更不用说诸多实例皆证明相关大国的共识及妥协,方是现实政治下准或否的真实要件。联合国体系仍奉行二次大战遗存至今的‘大国一致’之惯例及原则,便是明证。中华民国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以来,民主的身份广受肯定,法理身份虽遭受北京打压,但仍能在各项实质领域与各国交往。中华民国的国号及国旗虽在诸多国际场合饱受委屈,但中华民国护照却普获各国海关的欢迎。可见自1912年肇建以来的?中华民国’国家身份与地位,仍在艰苦而不坠、正当且合理地护卫着她的国民。舍‘近’求‘远’地创建新的法理身份,将命运完全抵押在毫无信用的‘民主承认论’、罔顾国际现势,恐怕才是最天真,却最不负责任的主张。突破分而不能离、偏而不能安的窘境显然,绿营的两岸路线已使台湾更加陷入?分而不能离、偏而不能安’的窘境,那么在野阵营未来应如何重新挪移并主导两岸论述的座标,突破此一困境?首先,前文已阐明民国与台湾相互依存的事实与现实!而且台澎金马所倚靠且继受的民国,只能是于大陆肇建而延续至今的‘中华民国’。因此,对内应努力还原及桥接中华民国自大陆继而在台湾延续的法理、史观及国际人格,并维系由中华民国全体公民来决定中华民国未来的宪法立场。对北京,则应强调中华民国体制及其宪法在连结两岸的纽带作用无可取代。否则对岸为何从未停止追求对中华民国国际人格的完全继承,却又反对台湾放弃现有以‘中华国家地位’为基础的法人地位转而寻求独立的国际人格?甚者,大陆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所歌颂的抗日主导力量,恰是依然在台澎金马续存的中华民国政府。执此,大陆对两岸局势其实亦有一个难答但须答的考题:民国是两岸和平发展、黏合人心的资产还是包袱?如何在政治上加以定位?蔡政府对‘抗日战争’无知无觉。图为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在南京参加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研讨会。(中新社)其次,强调两岸主权宣示重合与两岸的分立分治,都是两岸的政治现状和事实。尤其是以近来的外交挫折为例,还原及识别执政党对两岸‘法理一边一国’与‘现状分立分治’的混淆,并凸显创设‘台湾国家地位’的虚假性与不可及。社会各界应体认到,台湾在两岸主权宣示是否重叠的立场上无法模糊,因这是台湾维持现状发展的护身符。但两岸主权行使如何复合的选择却可模糊,因两岸未来如何融合并非当下就须抉择。执政党回避两岸主权宣示重叠的现状,已导致两岸紧张,并对百姓生计造成危害。现行宪法中蕴含的两岸主权重合之定位,对今后两岸和平往来、台湾政经发展及全体台湾民众个人的生计职涯、身家安全维护实至关重要。第三、区分及比较蓝营‘暂不统、必反独’与绿营‘暂不独、必反统’主张的差异,以及两者对台湾未来发展的优劣利害:前者以宪法一中维持两岸互信、官民皆通、和平发展等‘台湾所需的现状’,时机成熟再处理政治难题,倾向面对与协商。后者搁置法理独立,但仍回避两岸主权宣示重叠的事实,坚持法理独立为选项的权利,除了持续蹉跎台湾的发展、寄望美中交恶失衡来缓解自身无法应处的两岸失和,只能续招致北京的框限及压制,或采以卵击石的对抗。第四、民国与共和国之争,不仅是物理力量之争,更是体制道德性之争。两岸互动不仅止于有形‘生计利益’计较,更取决于无形‘价值思维’对接。在民主及本土化论述下成长的台湾青年,不是天然独而是天然台。植基于本土视野的小确幸,若能权衡外部现实的宏观形势,两者是完全可以结合的。两岸的和平往来与互动,是成就及保障‘天然台’生活的要素,而无须污名化及窄化对?中国’的意象建构。建立客观而务实的两岸观:对岸是威胁也向日葵团队手册是机会,台湾没有与大陆对立或交恶的实力与动力。第五、与其担心大陆如何影响台湾,不如思考如何在大陆的政经发展与改革上,分享自身经验、发挥影响力。事实上,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及法制建设,台湾提供大陆许多借镜与参照。台湾的未来不该是以悲情割裂文化传承的‘去华化’过程,而是总结近70年的发展经验,引领两岸以中华文化为基底的继受、反省和创新的过程。过去多数台湾先民越过黑水沟,乃是以根植大陆的典制礼俗将台湾从移垦社会转变为文治社会的‘近代化’过程。1895年起两岸分合的历史则是在分岔的‘去殖民化’想望下,分别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两岸华人社会现代化的取径和经验不同,成就与得失自是仁智互见,但必然是未来追求和解、创新共进的宝贵资产。20世纪两岸近代化与现代化的经验,经过东西方文明激烈碰撞的几番曲折,双方皆尝试过某种‘向日葵团队推荐去华化’的实验,后果却是社会失序甚或导致巨大动乱。21世纪的两岸绝无可能在战火中达成或维持彼此的‘现代化’。富有继承与开创华人多元文化与民主宝贵经验的台湾,理应是两岸携手完成从‘现代化’迈向‘文明化’的借镜与资产。以中华民国为法理载体的台湾,方是推动今后两岸相和、相容、相亲的唯一可靠平台。蓝营应对此具有自信,重新引领民众,才是真正对历史与台湾负责。两岸互动方能拨云见日、柳暗花明!*作者周志杰为成功大学政治系暨政经所教授,两岸与华人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共同作者高思博为21世纪基金会副董事长